365bet体育

展开

岁月有你才锦年 边度菲 著

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

17.78万字| 1889总收藏| 8.07万总点击

【1V1,宠文,总裁,架空,时空】
就是这样的他,令她没了战场的豪情万丈,有的只是情场的柔情百转。

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,免费畅读

作品互动区

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,送个礼物~!

推荐票本周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推荐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推荐票

月票本月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月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月票
我的迷妹等级
本书迷妹动态
  • LEF57894523送出了1鲜花

作品讨论区

0/25字

0/2000字

签约

边度菲

  • 作品总数

    2

  • 累计字数

    78.39万

  • 创作天数

    329

其他作品

  • 你有权保持傲娇

    【全本完结】陆烨北和林清菲初次遇见,是在各自父母的婚礼上,他们有了一个法律关系——表兄妹。 七年以后,林清菲登门求助陆烨北,他们有了第二个法律关系——雇主和雇员。 同年,他们有了第三个关系——准叔叔和准侄媳。 一年后,陆先生作废以上所有,他们有且只能有一层法律关系——夫妻。 1v1,身心干净,欢迎入坑!

    加入书架

更多迷妹周榜

  • 1

    南巷旧影

    10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暂无

    - -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暂无

    - - 迷妹值

更多迷妹总榜

  • 1

    Y53729653

    365bet体育 916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LEF57894523

    622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小虎牙的虎牙

    526 迷妹值

  • 4

    边度菲

    502
  • 5

    LEF353776728

    469
  • 6

    桑九九

    399
  • 7

    璃茉doly

    396
  • 8

    霏倾

    367
  • 9

    红袖书友15176105183447304

    337
  • 10

    南巷旧影

    315

同类推荐

  • 我的房分你一半

    叶非夜

    离家出走的陈恩赐,第一次见到秦孑,把他错认为了房东:“租你的房和床!”住进秦孑家的陈恩赐,半夜肚子饿了,敲响了秦孑的房门:“租锅碗瓢盆!”一个月后,陈恩赐看到秦孑领回家一个漂亮的女生,在门口转了半天,然后就咚咚咚的拍向了秦孑的房门:“租洗手间洗面奶沐浴乳!”半年后,陈恩赐喝醉了酒,借着微醺的酒劲,晃晃悠悠的扑进了秦孑的怀里:“租……你!”...我们都活成了我们当初梦想中的样子。我们都还没忘记彼此。

  • 校园全能王牌少女

    妖妖仙儿

    【1V1双洁宠文,爽翻天!】传闻,小薄太太多才多艺,画画、赛车、弹琴、调香样样精通,薄先生欣慰表示:全靠同行衬托。又传闻,小薄太太十分凶残,把多位觊觎薄先生的名媛打得生活不能自理,以致经常有人上门告状,薄先生十分护短:小薄太太是在保护我这个柔弱的男子。全北城的人吐血ing:柔弱???薄先生冷哼:怎么,你们在质疑我的话?小薄太太笑眯眯的:是时候让你们知道什么才叫凶残了!——关门,放薄先生!【男主强,

  • 别闹,薄先生!

    楠楠李

    365bet体育【撩死人不偿命的宠文!】沈小姐忙着吃饭,睡觉,教渣渣如何做人!薄先生忙着追沈小姐,追沈小姐,还是追沈小姐!“不都说薄执行长清心寡欲谦谦君子吗?”薄先生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,动作清闲又优雅,“乖,叫老公。”薄太太扶额,看着那张脸——那种明明冷冰冰却又唯她不能缺的样子,简直就是逼人犯罪!

  • 我成了五个大佬的祖宗

    慕小暖

    365bet体育为了将血族这个种族发扬光大,沉睡了一千年才醒来的沐橙决定收几个大佬做小弟。——第一期选秀节目播出后,媒体拍到双料影帝霍麟偷偷带着学员沐橙外出吃美食,疑似恋情曝光。霍麟:滚,那是我祖宗。——医学界外科传奇医师牧韶为十八线女星沐橙转行做了牙科医生,震惊世界!牧韶:滚,那是我祖宗。——惊,财阀大亨柏彦为追爱豆沐橙,将数亿身家拱手相送!柏彦:滚,那是我祖宗。——知名电竞选手夜泽直播带当红小花旦沐橙双排吃鸡

  • 暖婚甜入骨

    漫西

    一场家族联姻,砚时柒和秦家最低调的四少秦柏聿结婚了。婚后,低调的四少一改内敛的作风,三不五时的秀恩爱。助理来报:“秦少,夫人的前男友刚发微博求复合,三千万粉丝在线狂欢!”男人目光凌厉,语气低冽:“把他微博黑了!”助理再报:“秦少,有媒体报道夫人的品牌服装是高仿。”男人清隽的指尖夹着烟,轻吐烟雾:“联系品牌方,举办全球唯一代言人发布会!”助理三报:“秦少,夫人……要离婚!”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,瞥着身